面向世界科技前沿,面向國家重大需求,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,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,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,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,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。

——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

首頁 > 傳媒掃描

【中國科學報】破解時代命題:科學家精神如何引領

2020-05-29 中國科學報 任芳言
【字體:

語音播報

  “小崔,從前中國人到國際會議上作報告,不少人不是在底下開小會,就是跑到外面去討論。但LAMOST(郭守敬望遠鏡)做成后,他們一定會豎起耳朵聽。”

  全國政協委員、中科院院士崔向群至今仍記得,天文學界老前輩鄧祖淦二十多年前對她說的這番話。

  去年6月,《關于進一步弘揚科學家精神加強作風和學風建設的意見》(以下簡稱《意見》)的出臺,激勵科研人員自覺踐行新時代科學家精神。在崔向群看來,弘揚科學家精神不是靠簡單地喊口號,而是要更多人腳踏實地往前走。

  “還是要做出一些工作來,有越來越多機會讓別人豎起耳朵。”崔向群告訴《中國科學報》。

  “有科學家精神的人,更看重能否發揮價值”

  重大科學成果凝聚著科學家的智慧與辛勞,是科學家精神的外在體現。回首三十多年前,作為中國天文界建成的首個大科學工程,LAMOST凝聚了幾代人的心血,科學家精神的傳承在建設過程中展現出來。

  “從上世紀80年代末提出要建LAMOST,一直到1997年項目立項,王綬琯、蘇定強等老一輩科學家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他們提出了獨特的設想方案,給中國天文學家指出一個方向。”崔向群告訴《中國科學報》,自己回國參與項目建設,也正是受前輩的感召。

  崔向群表示,真正有科學家精神的人,更看重的是能否發揮自己的價值:“錢學森、鄧稼先,包括王綬琯先生,他們回國就不是沖著錢、條件、‘帽子’來的,而是為新中國作貢獻,這個很值得我們學習。”

  “科研人員能不能做想做的事情?基本的科研條件能不能滿足?有沒有足夠的條件提供給他?這很重要。如果LAMOST沒立項,我就不能發揮作用。”崔向群坦言。

  在崔向群眼中,科學家精神不僅體現在仔細嚴謹,更在于信任人才、樂于奉獻。她舉了時任LAMOST項目總經理蘇洪鈞的例子。“他對人才很信任。”崔向群說,遇到外界質疑時,蘇洪鈞會選擇相信科學家,全力支持項目組工作,為大家解決后顧之憂。

  “我想,別人對你信任,你也要拿出行動來。我們自己不能老做不成事。”崔向群曾呼吁:科學家應該對自己有足夠的信心。這種信心從何而來?“腳踏實地把事情做出來,做的事情越多,就越有信心。”崔向群說。

  “把自己的工作耦合進一個大系統里”

  在全國人大代表、中科院重慶綠色智能技術研究院研究員史浩飛看來,科學家精神的傳承需要切身體會。“科研人員要有身為科學家的自覺,找到屬于自己的價值觀、所做事情的出發點,其實就是使命和初心。”

  但在史浩飛看來,并非所有科研人員都可以被稱為科學家。“《意見》中提到,要大力弘揚追求真理、嚴謹治學的求實精神。如果一個科技工作者存在成果造假、行為不實,或是只想著自己評職稱、爭榮譽,這樣的人不配被稱為科學家,其所作所為更談不上‘科學家精神’。”

  真正的“科學家精神”,其內涵也比想象中更為深刻。史浩飛告訴《中國科學報》:“我覺得一個人的貢獻是首要的。一提科學家精神,大家想到的都是錢學森、鄧稼先、袁隆平,他們都作出了非常重大的貢獻。”

  不過,史浩飛也表示,科學家精神不僅要靠前人引領,更要靠廣大普通科技工作者踐行和落實。身為科研人員,在學習前輩為科學獻身精神的同時,也要有挑戰和突破既往研究的勇氣。“精神上要學習,思想上要突破。”

  而且,“無論最終成果大小,只要科研人員有追求、能在某一個環節作出貢獻,就能體現自己的價值。”史浩飛表示,“把自己的工作耦合進一個大的系統里,對所在研究領域有貢獻、解決現實需求中的難題”,就是一線科研人員對科學家精神的最好詮釋。

  史浩飛還表示,科學家精神的弘揚需要靠科研人員形成自覺,但在制度層面要有兜底。

  “弘揚精神靠倡導,但學風作風建設是剛性的。科研成果評價體系的設計和實施,對科學家精神本身也有很重要的作用。只注重短、平、快的評價體系,不利于有科學家精神的人發展。”史浩飛說。

  “我們一直在制度層面找漏洞、打補丁,近期的‘破四唯’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。”史浩飛表示,當評價體系不再唯論文、不再看重“帽子”時,“科學家精神就更容易弘揚”。

  學精神不等于走老路

  “科學家精神的引領靠什么?靠寬松的環境和氛圍。”全國人大代表、中國科學院亞熱帶農業生態研究所研究員吳金水告訴《中國科學報》,對“人才”“帽子”的追求應當放緩。

  “近期論文撤稿時有發生,其中也有中國學者,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況?是不是我們在評判能力、水平、待遇時,把文章這一標準看得太高?講實話,很多誘惑擺在那兒,考評和這個、那個掛鉤,其實稍微放緩一點會好一些。”吳金水表示。

  在他看來,科技工作者要有科學家情懷,研究內容勢必與解決問題緊密結合。“還是要回到科學研究本身。”吳金水表示。

  吳金水研究土壤生態變化多年。他表示,自己所在領域基本都是面向國家需求,以解決問題為出發點。“老一輩科學家已經在土壤改良方面作出了卓越貢獻,對后人而言,新的時代又有了新的研究方向。”

  “以前立竿見影的問題很多,現在要關注的不僅僅是種莊稼那么簡單,還有生態、碳循環、氣候變化等問題。”吳金水指出,科研生產力關鍵在于服務社會,“每一代人要解決的問題、用的手段都不一樣。我們學習老前輩,講的是科學家精神,而不是走他們的老路,否則科學沒有進步”。

  吳金水還指出,鼓勵科學家“接地氣”是指研究的問題要扎根實際,而“不是所有人都天天戴草帽下地干活,關鍵還是要用科學的東西體現自己的價值”。

  (原載于《中國科學報》 2020-05-29 第4版 兩會)
打印 責任編輯:侯茜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
© 1996 -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

地址: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:100864

電話: 86 10 68597114(總機) 86 10 68597289(值班室)

編輯部郵箱:casweb@cashq.ac.cn

  • 澳客网彩票-网址